武汉父母为圆女儿网球冠军梦 每年投入15万(图)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徐啸寒 通讯员张晓雨 “台球王子”丁俊晖未读完初中便辍学一心练球,后以神奇球杆击出了他的精彩人生。丁父透露,当年的抉择很难,他前后培养丁俊晖的投入接近70万元。

现在,江城有一对父母,为颇具网球天赋的女儿选择了一条类似丁俊晖的成长之路。不过,这名15岁的女孩今年已初中毕业,但她从小学就开始接受网球职业化训练,在重大比赛中多有斩获,今年正式成为河北省网球队的一员。为圆女儿的冠军梦,父母亦投入了重金。

前阵子江城秋雨潇潇,位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首义校区内的星展网球俱乐部,显得比平时冷清。13日下午,15岁的小姑娘盛钰琪站在雨水中,挥拍击球。166cm的个子,黑黑壮壮,乍一看,盛钰琪像个大男生。

盛钰琪的外婆是夏溪瑶,一个在湖北网球界乃至中国网球界响当当的老人。正是这位老人,慧眼识珠,把当时原本在练羽毛球的李娜带进网球世界,并担任李娜的启蒙教练,李娜现如今成为中国网坛风云人物。

盛钰琪两岁刚过,就跟随外婆一起生活,父母则到广州闯世界。虽然外婆是网球教练,盛钰琪小时候却非常喜欢足球。三四岁的时候,她就开始在院子里和一群男孩子踢球。

远在广州的父亲盛保华知道了很着急。“小姑娘踢足球不太合适,她喜欢球,就让她去学网球吧。”夫妻俩给夏溪瑶打电话,商量怎么让孩子转移兴趣去学网球。

2001年,盛钰琪6岁,到了上小学的年龄。夏溪瑶认为,以前盛钰琪太小,过早打网球对其身体并不太好,现在是时候了。

一天,夏溪瑶将盛钰琪带到了中山公园网球训练基地,她想看看外孙女对网球到底有没有兴趣。“那是我第一次接触网球,本来外婆是让我在场边看人家打球。看着看着,我就忍不住了,缠着外婆给了我副拍子,对着墙壁打了起来。”盛钰琪对自己第一次与网球亲密接触,仍记忆犹新。

那天,盛钰琪对着墙壁打了两个多小时,直到夜幕降临,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我那时就觉得这孩子值得培养,首先她对这项运动有兴趣,一玩就不舍得走。”夏溪瑶看着外孙女这么喜欢网球,心里格外开心。

从那时起,盛钰琪就开始跟随外婆练习打网球。上学的时候,都是放学后练习,每天两小时,雷打不动。放假,除了做作业,就是打网球。

小学期间,盛钰琪就开始接受职业训练,并参加各种网球比赛。“我也不知道拿了多少奖了。”但盛钰琪对第一次参加大赛记忆深刻,“那是2003年湖北省第十一届运动会上,我作为队员捧回了网球团体冠军、单打亚军和双打季军。”在2006年湖北省第十二届运动会上,盛钰琪又捧回了双打冠军。

2007年,盛钰琪从取水楼小学毕业,进入首义路中学。看到女儿有网球天赋,且这么热爱网球运动,盛保华和妻子商量,决定让孩子走“职业化”道路。盛保华找到首义路中学,请求学校让孩子在家里学习,由家长请老师晚上在家里教女儿初中课程,每学期参加学校的考试,孩子白天就有时间专心训练。就这样,盛钰琪白天训练,晚上学习,在家学完了三年初中课程,并于今年拿到了初中毕业证。

网坛名将李娜曾经的队友许可,从盛钰琪小学毕业后,就接过夏溪瑶的教鞭,成为其技术指导老师。“她跟别的女孩子不一样,特别能吃苦。”谈起自己的得意弟子,许可一脸欣慰。功夫不负有心人,盛钰琪在我省青少年网球选手中,积分排名一直稳居榜首。国庆节前,盛钰琪参加全国青少年网球大赛,从排位赛一路挺进到全国总决赛,进入全国16强后,因不小心扭伤了腰,不得不退出比赛。

在盛钰琪崭露头角之后,安徽、广州、深圳等地网球专业队,都争相邀其加盟。今年,盛钰琪正式成为河北省网球队一员,带她的教练是网坛名将,曾经担任国青队和国少队主教练的严大鸣。

13日晚9点,盛钰琪登上开往河北廊坊的列车。此番,她是受河北省网球队召集,赶往廊坊参加集训。“李娜姐姐就是我的偶像。”临行前,盛钰琪指着房间里她和李娜的合影说,眼里满是憧憬和自信。集训完后,盛钰琪仍要回到武汉长时间接受网球“家教”的专业培训。

一直在广州办厂做生意的盛保华夫妇,为了孩子的前途,在去年就将生意全部转给朋友打理回到武汉,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首义校区租了一块地,前后投入约50万元,建成三块标准化的网球场。“主要是为女儿建一个比较稳定的训练基地。”

“培养一个网球运动员,投入很大。”盛保华没算过细账,但保守估计每年在爱女身上投入15万左右,“费用都是花在参加各种比赛上,只有比赛才能出成绩,才能有排名。明年,我想让她参加国际青少年巡回赛,投入就更大了。”

精彩热播

3月12日,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与妈妈Irmelin及好友现身2017印第安韦尔斯网球公开赛观众席。他时而双手托腮一脸认真严肃,时而与好友说笑,侃侃而谈。随后他还拿出手机给妈妈拍照,尽显孝心。

《娱乐播报》作为出品的一档日播资讯类栏目,独家内容、独特观点、独特的视角,向广大网友全方位展示娱乐圈的瞬息变化。

中国互联网诚信联盟粤通管BBS【2009】第175号穗公网监备案证号:23

中国网球“单飞”前后

2002年,中国网球在釜山亚运会上破天荒地全面溃败。李芳退役,易景倩、李心意等队员也状态下滑,女子网球彻底陷入低潮。

由此,网球运动投入不足,赛练脱节等问题逐渐浮出水面。时任中国网球协会会长张晓宁曾经回忆,“当时的条件不允许我们的运动员去职业化。我们的经费最多只能让主力队员每年打10站比赛。”

即使网球在中国一直属于弱势项目,这一情况也引起了官方的极大重视。为了备战2008年奥运会,中国网协制定了“以女子为重心、以双打为突破口”的策略。虽然网管中心并没有明确提出职业化要求,但是在“多参战——挣积分——进奥运”的硬指标下,运动员们被允许大范围地参加国际比赛。到2004年雅典奥运会前,国家为女子选手出国比赛提供的金额为600万元,加上男选手,总投入达到1000万元。

由此,郑洁、晏紫、李婷、孙甜甜开始频繁参加国外职业巡回赛。一开始,她们的排名只处于300~400名;从ITF挑战赛和卫星赛打到WTA巡回赛预选赛,一年半后,她们已经挤进前50名,凭排名可以直接进入大满贯正选赛。

2004年,老女排队长孙晋芳入主网球管理中心。她以自己极大的诚意劝说天赋高、但在两年前退役的李娜重回国家队。此外,孙晋芳还一一解除了李娜对于未来困难的许多疑虑。她承诺为李娜创造条件和帮助,“一定会在个人层面上实现你的个人利益最大化”。

同年,李婷和孙甜甜在雅典奥运会上为中国代表团夺得一枚意外的金牌,中国女网的发展道路似乎一帆风顺。然而,随着运动员们越来越多地参与职业赛事,奖金和利益分配逐渐成为运动员们与管理者之间的最大矛盾。不仅运动员们的训练、参赛、经费使用必须由网球中心或国家队统一管理,必须将税后奖金的65%上缴,根据中国网协的规定,剩余的奖金也不会马上发给球员。

矛盾一触即发,曾被视为中国网球女单希望之星的彭帅成为最早的挑战者。2005年,她要求在教练、奖金和参赛上脱离国家队管理模式,享受充分自由;而孙晋芳则对她“只想奖金,不考虑大局”的态度予以严厉批评。

同样在2005年,卫冕冠军李娜在十运会网球女单半决赛中遭淘汰。赛后,她表示:“如果可以将队员的成绩和奖金挂钩,应该会更好一些”。

变革看来是必须的了。2006年,郑洁和晏紫在澳网获得女双冠军。孙晋芳和她负责的网管中心开始考虑改革。

改革的动因除了来自于网球运动发展的需要,也来自于网球运动员个人职业生涯的发展与制的冲突已经把这一项目推向了中国体育的风口浪尖。

对于如何改革、改革后怎么走、以后如何解决遇到的问题等等,孙晋芳为很多理论的探索和总结,做足了准备。而改革举措的推出一拖两年。一些人对于改革有很多顾虑,比如运动员放出去以后你怎么管理?奥运争光计划能不能落实?

用孙晋芳今天的话来说,“时机尚未成熟,而2008年奥运后是一个最好的节点。”此前,她就跟运动员承诺,“在2008年以后我们一定会采取很多改革和开放的政策。”

2008年奥运会之后,网管中心终于决定对运动员实行“金花单飞”政策,这意味着传统的制将要发生革命性的变化。可以想见,如果没有雅典奥运会女双金牌和一系列极具说服力的大满贯成绩,网球中心也很难下定决心改革。

12月,中国四名最顶尖、同时“条件成熟”的女子球员——李娜、郑洁、彭帅和晏紫终于成为中国史无前例的第一批单飞运动员。这意味着她们将脱离传统的行政管理模式,获得自由计划自己的网球职业的权利——可以自己制订时间表,选择教练和后援团队,只需将一年的赛事按周期上报,而且只用将奖金收益的8%~12%上交给中国网球协会。

“我们给她们选择:你要单飞出去也可以;有飞不动、留在体制内的,我们也给予很有空间的政策,”孙晋芳向《中国新闻周刊》举例,“比如说张帅,按照选择改革的政策她能够单飞了,但是她没有强大的保障团队和经济实力飞出去,所以她享受体制内最好的待遇。”

孙晋芳认为,这已经是“洋为中用、既走网球职业化道路又符合中国国情的最好方式”。

但是同任何一项改革一样,这一举动一开始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和质疑,这些运动员能否自己在WTA的大环境下生存?体制内的批评声音四起——尤其是一开始她们的成绩都不甚理想。国家体育总局一位负责人当时曾公开对媒体表示:“从目前来看,金花们单飞之后的表现并不理想。至少我个人认为,单飞目前不适合继续推广。”

对于网管中心和金花们来说,单飞两年来,双方都一直在“摸着石头过河”。网管中心在摸索如何用新模式管理离开体制、但又与体制有千丝万缕关系的运动员,运动员们则在告别“家长”后面对巨额的教练、训练、机票和酒店开销,以及生存下去的巨大压力。

单飞显然并不适用于所有运动员。四朵金花中的晏紫就一直状态不佳,还传出怀孕消息,已退出今年所有赛事。孙晋芳曾表示,单飞后“有的金花在落后,说明不适应单飞模式,有的选手可能会回归国家队模式”。

但是,李娜和郑洁在2010年双双杀入澳网半决赛,打消了人们的疑虑;2010年上半赛季因伤状态一度不佳的彭帅,在广州亚运会上夺得网球女单冠军后也状态神勇,目前首次跻身世界前20名。

李娜从6岁起就开始接受制的培养,李娜以她职业网球生涯里扎实的进步,回答了人们的疑虑。在“单飞”后的第三个年头,她用一座苏珊-朗格朗杯来肯定中国网球的改革努力。

京华时报:中国网球职业化举步维艰

印第安维尔斯皇冠赛明天打响,李娜和彭帅将分别以赛会女单头号种子、女双头号种子出战,中国女网抢占世界网坛最闪耀的位置。外界一片利好,称是中国女网的黄金时代到来。谈及金花们的成功,职业化是绕不开的话题。强大的吸金能力、超高的关注度,似乎走上网球职业化道路,钱景一片光明。

不过,当众多小花小草在跃跃欲试的时候,碰到的却是残酷的现实。缺经费、没团队,征战职业赛场尽是坎坷。职业化三个字,说说容易,做起来却没那么简单。

张帅找到赞助了?提及张帅单飞,走真正的职业化道路,这是韩馨蕴的第一反应。出生于1990年的韩馨蕴一度是中国小花的希望之星,前景仿佛一片光明,她曾给自己定下排名进世界前100的目标。

不过,韩馨蕴现在的世界排名已经下滑到了300多位,基本没有迈向职业网坛的机会了。找不到赞助,几个巡回赛战绩平平,韩馨蕴只能继续回到浙江网球队,以全运会为周期寻找一些比赛机会。事实上,随着排名和积分下降,韩馨蕴离赞助越来越远,只能在一些ITF级别比赛中挣得小奖金。

就在2013年,比韩馨蕴年长一岁的张帅下定决心走单飞道路,去追寻自己的职业化梦想。作为中国女网小花的领军人物,张帅渴望在24岁时,为自己的网球梦去做奋力一搏。

广州公开赛拿下职业生涯第一个WTA冠军,其间还夺得北京网球挑战赛冠军、宁波公开赛亚军,将自己的世界排名提升到50多位。论成绩,张帅的2013赛季值得回味。不过,谈及收入,天津姑娘有些郁闷,赞助也不多,而且是在排名提升之前谈的,没多少钱。单飞后,我最怕的就是一轮游。成绩不好的时候,奖金连旅行费用都不够。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惨淡的时候,张帅一次只能赚几千元的奖金。最少的一次,在美国只赢到了392美元(约2400元人民币),远远不够旅行

比赛的费用。WTA官网统计,张帅2013赛季奖金收入是22.378万美元。扣除税款后,剩下约100万人民币。连教练的工资都不够,这一年都是在贴钱打比赛。张帅说。

相比张帅,排名更靠后的小花们收入更为尴尬。单双打兼顾,依靠澳网杀进女双8强的表现,郑赛赛2013年奖金不到19万美元,而韩馨蕴2013年奖金收入只有28462美元。

郑洁算了一笔账,每年需要100万到200万元,才能组建一个团队去征战巡回赛。这样的投入需要5年到8年,还不能保证就能够打出来。我认为张帅还有提升空间,大不了把前几年挣的钱都打光呗。刘硕的话语里透着悲壮。

谈及单飞融入世界职业网球,过来人彭帅给出的建议是一定要尽快组建好自己的团队,没有完善的团队,职业发展将非常困难。不过,团队建设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个好的体能教练周薪高达1000多美元,优秀的教练更是价格不菲。对于初登职业网坛的选手们来说,残酷的现实是,他们基本没有实力去组建自己的团队,甚至连聘请个好的教练都是难题。

单飞一年,张帅坦言目前经济条件不允许自己聘请体能教练。虽然聘请体能教练有帮助,可一周要支付几千美金,还要负责他的交通食宿,完全承担不起。现在我的团队,如果能称为团队的话,就是我和教练两个人。张帅自我揶揄。

更早选择做个体户,王蔷的体会显然更深刻。早早就选择离开天津网球队,王蔷算是步入职业化比较早,也是比较彻底的选手。姣好的面容,还算拿得出手的战绩,王蔷一度签约了自己的经纪公司。不过,几年职业化道路走下来,王蔷面临着不小的压力和挑战。2013年,王蔷的奖金收入只有37000美元。无力组建自己的团队,个体户王蔷不得不面临伤病的困扰,比赛的成绩也出现下滑。2013年全运会,王蔷依靠加盟上海队的机会,算是享受了一回有体能教练、康复队医的美好时光。当然,这与职业网球无关。

事实上,同样的困境韩馨蕴当初也一样遭遇。没有团队,最致命的是缺少体能康复教练。从韩馨蕴到王蔷,在进军职业网球道路上因为体能康复的缺失,让她们面临不少伤病的压力。

全年世界巡回比赛,一个赛事接着一个赛事,保持健康的身体至关重要。在巡回赛中,不少选手在遭遇伤病之后,成绩一落千丈,甚至告别网坛。

经费不足,无力组建个人团队,更多时候,中国选手只能依靠在省队、体校等集体当中抱团取暖,这样带来的最大弊端就是训练多、实战能力差。

郑洁认为,中国球员从小都是在体校或体工队,是家长式的教育,队里又有保障,打得好或不好都是队里买单,与国外选手相比,那种对胜利的渴望差距很大。如果从职业化角度考量,年轻选手的差距更是全方位的。郑洁认为,年轻选手训练都很刻苦,但对于职业网球来说,这远远不够。

20岁的王雅繁是去年东亚运动会的女单冠军,曾和郑洁一起冬训过。从2008年开始,好心的郑洁在深圳公开赛上带着王雅繁一起出战双打。下来我们也聊,她也觉得需要提高的地方很多。职业比赛和她们平时打的ITF(国际网联青少年赛事)比赛完全不一样。

除了实战方面的差距,和职业化格格不入的,还有体制内球员对赛场之外的态度。即便是李娜,也是在经历诸多挫折,甚至险些再度退役后,才逐渐找到职业化感觉的。走出低迷的李娜再三感谢了卡洛斯,是阿根廷教头多方,才让李娜明白,出席新闻发布会、接受媒体采访、为球迷签名等等环节,都是职业网球的一部分。

对于这些个人营销、扩大影响力的职业手段,等待小小花们提高的远远不止赛场上的技战术那么简单。

前段时间,李娜捧起澳网冠军、世界排名攀升到第二,彭帅双打世界排名跃居第一。中国网球一时间风光无限。不过,网协掌门人孙晋芳在2013体坛风云人物颁奖后直言,网球的职业化改革已经进入了深水区,需要更好的外部环境。

网管中心副主任李玲蔚在接受采访时强调,不是说在大满贯赛场有突破就是职业化。作为一个项目的发展方向,网球职业化需要的层面非常多,从裁判、赛事组织到在国际组织中任职,甚至包括记者的融入,都是网球职业化的一部分。

比如大满贯赛的关键场次,有没有我们中国的裁判;比如国际网球组织对章程、规则的修改,有没有中国网球的声音;再比如世界主要大的赛事,有没有更多中国记者前去采访这都是网球职业化。李玲蔚说。

随着近两年李娜等金花的成绩大幅度提升,外界对中国网球关注度水涨船高,中国网球职业的道路也备受关注。这个需要一个过程,毕竟我们的网球发展历史只有几十年,欧美则有上百年的沉淀。彭帅认为,中国网球的职业化改革很艰难,需要走很长的一段路。

李娜再捧大满贯奖杯,世界排名创新高。彭帅登上双打世界排名第一宝座。外界认为,这是中国网球的黄金时代。在一片金黄、充满收获的氛围里,站出来泼点冷水,是希望中国网球能够更合理、更健康地发展。我们看到困难,也满怀希望。

网球改革10年,有了李娜、彭帅等一批单飞成功的榜样,同时涌现出更多让人欣喜的发展思路。从单一的体校模式,到现在有了培养年轻希望的俱乐部、有了签约网球学校的张宇璇,更有不少家长把孩子送往了国外网校。金花们都说,和自己当年相比,比赛机会越来越多,接触职业赛事的机会越来越多。正如彭帅所言,自己18岁的时候还在打ITF比赛,都没有打WTA的机会。

此外,中国网协正在全力构建国内的职业化环境。孙晋芳透露,网协有意打造美网之后的中国赛季,在中网、武汉这样的顶级赛之后,争取利用南方温暖的气候和总决赛在新加坡举行的契机,让中国南方成为世界网坛的重心。

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看清楚问题,解决问题,接下来才能是分享果实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