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乒乓球世界冠军方博创业他想把“国球”的流量变现 界面新闻

伴随着最近两届奥运会,乒乓球两次迎接流量狂欢,2016年里约造就了张继科一骑绝尘,成为彼时最炙手可热的男运动员,而2021年夏天的2020东京奥运会,让马龙、樊振东,陈梦、孙颖莎和王曼昱等人,齐齐成为各大社交媒体的热搜常客,偶尔输球甚至也会登顶热搜。

2016年里约那一波乒乓热,作为中国乒乓球第109位世界冠军,方博的热度一度仅次于张继科、马龙两人。里约前队伍先到圣保罗备战,陪练完的方博,试水直播,出众的口才,贡献了时至今日依然流传在互联网上的诸多“名言”。之后的国乒春晚,方博次次没能逃过表演模仿秀,其模仿自己主管教练肖战的“名场面”,被球迷们冠以《活着不好吗》的调侃标题,流传甚广。

总有人说方博是“谐星”,事实上出生于1992年的他,国手职业生涯已相当成功。和足球、网球等项目类似,“90后、95前”这一批运动员面对着“85后”一代多人长时间的统治。之于中国乒乓球队,方博是这一年龄段男队唯一的世界冠军,他也曾在2015年苏州世乒赛杀入男单决赛。

2011年至今的六届世锦赛,张继科两次、马龙三次和樊振东一次锁定“新娘杯”(世乒赛男乒奖杯圣伯莱德杯),而方博是这三位之外唯一进过决赛的中国男队队员,这是许昕和如今年轻的次主力们都未曾到达的高度。和只有两名中国运动员出战的奥运会单打不同,最多数量中国运动员参加的世乒赛单打,被认为是世界上难度最大的两项乒乓球赛事之一,另一项是全运会。

某种程度上,方博的乒乓球生涯,只差一次奥运会。2021年夏天的东京,方博去了,见证了苏州世乒赛决赛对手马龙拿到自己的第五枚奥运金牌,见证了师妹王曼昱成为中国乒乓球队首次启用的奥运P卡(替补)……此时,距离他开始想自己离开国家队到底要干什么,已经一年时间。

方博告诉界面新闻:“2020年7月的时候,因为疫情,奥运延期了,队伍一直在封闭集训。那会儿我每天都在想,晚上躺在床上就想,‘这两年也差不多要离开国家队了,那么接下来我要去干嘛’。”

尽管是“国球”战队,但大部分运动员离开国家队、退役之后的出路不外乎念书、进入体制内工作、或转型成为教练,或者开个俱乐部。在方博看来,他想尝试一些不一样的事情,这一次,他想做“开创者”。

方博说:“不是只能去当教练,也可以去创业,我觉得我可以去拼一下,去尝试一些事情,做成一些事情。希望可以作为一个运动员转型尝试的代表。”

2021年10月,方博正式离开国家队。2022年2月8日“全世爆”正式上线,一个听上去“很方博”的公司和品牌名称——背靠全民健身的大势,利用乒乓球专业性、智慧体育应用的科技性,整合行业资源,真正去建立起围绕乒乓球的产业版图。

2022年4月底,中国国家乒乓球队在打完了3月的新加坡大满贯赛事,完成隔离、开始放假。既定两周的假期,可能是巴黎奥运会之前“国球”主力们最长的假期了。

里约、东京两届奥运会积累起来的球迷群体,齐齐发出感叹——“我想看比赛!”

2022年第一季度,国乒主力们一共只打了两站比赛,1月底不到一周的澳门赛和3月中上旬两周的新加坡大满贯,比赛场次最多的是孙颖莎和王楚钦,两站比赛总计都是7场单打、11场双打/混双。单打场次最多的是王曼昱,打满两站9场单打。在第二季度一赛难求的情况下,这样的比赛数量显然无法满足球迷们的胃口。

“国球”乒乓球,一直是中国体育最高处的旗帜,诞生了新中国的首个世界冠军。自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开始成为正式项目以来,中国乒乓球队丢掉的金牌屈指可数。尤其是2008年家门口的北京奥运会以来,连续四届包揽单打和团体共四枚金牌,仅丢了东京奥运会混双一枚金牌。

但专业竞技的优异战绩和大众体育的产业成型并没有直接联系。东京奥运再度爆红后,球迷们观赛的需求,由观看、喜爱转变为实践的需求,学习打乒乓球和打好乒乓球的需求,国际乒联和WTT(世界乒乓球职业大联盟)均无能为力。

某种程度上,聚光灯下是顶级竞技,而大众体育就是基础舞台。流量变现,需要乒乓球产业形成,需要成型的商业模式。

“打乒乓球的人很多,全国有很多俱乐部、球馆,有的需要约课系统,有的教练员不够,再比如小孩学球、家长想要全程记录,”方博说道,“这些都是需求,全民健身的市场很大,全国上万家乒乓球俱乐部,如果说20%的俱乐部,引入我们这个系统,进行运营,就是很大的体量了。”

全世爆的俱乐部场馆运营管理系统,包括乒乓球教学的专业性和百度合作AI智慧体育的技术性,是全世爆的核心竞争力。但真正要把产业版图搭建起来,需要整合业内资源,把各个环节打通。

2021年西安全运会后,国乒换血,除了奥运主力们,出生于1995年之前的老队员们陆续离队。这批刚从一队退下来的运动员们,就是全世爆能够提供专业乒乓球教学的保障,这其中包括课程体系,也包括教练培训。

“比如说接发球教学,我们会建议给刚开始学球的小朋友,上发球机,一个是因为发球机发出来的球稳定,相应地,初学者接球的动作也可以尽快稳定下来,”方博解释道,“那么一个教练原来要发球,要看着孩子的动作,只能用语言指导,最多只能盯着一张桌子的四个孩子,现在不但可以上手指导,而且就可以同时看两张桌子的八个孩子。这样,教练的能效就提高了。”

健身房缺健身教练,乒乓球馆其实也缺乒乓球教练。之于乒乓球,调侃总是中国人都会打乒乓球、老大爷可能比国手厉害,但事实上,教练的缺口绝非老大爷们能够兼任,基层启蒙教练的专业门槛很高。

打好基础,不仅仅对于初学乒乓球、只把乒乓球当好的孩子很重要,对最后成为顶级运动员、打到世乒赛决赛都非常重要。“初代大魔王”邓亚萍近年在央视解说时,曾无数次提到“基本功太重要了”。

全世爆和百度合作的AI技术引入,符合当育竞技“高精尖技术”比拼、技术又从专业竞技辐射全面健身的大趋势。在过去这个奥运周期中,皮划艇队仰仗技术手段取得的成绩突破最为瞩目。此前,百度和跳水队、短道速滑队均有合作,通过AI技术帮助运动员优化技术动作、提高训练效率等。

相比于短道速滑这种完全专业化的项目,更偏大众运动的乒乓球,之于百度体育和科技结合的尝试而言,更容易推广,有着可观的用户市场。而代表着方博自己“念想”的影像记录,也将是这个用户数据库的一部分。

方博说:“B端我们主要是和俱乐部的合作,而C端的用户,如果能够达到我们理想的体量,10万会员,对于乒乓球教学、对于整个产业的成型,会有标志性意义。”

东京奥运后乒乓球再度大热,从饭圈转移到无数体育界的球迷、粉丝们号称把各种视频都找来反复观看,但一直有一个有趣的故事无从考证——2009年,17岁的方博和15岁的陈梦曾搭档出战亚青赛混双,这球是如何打得鞋都掉了,在偌大的互联网上,始终找不到视频为证……

最近一个月,全国数十家俱乐部开始引入这套运营管理系统,进行试验,进而再铺开。包括北上广深在内的大中城市,还有譬如球市极为火爆的浙江,都是攻坚重点。

方博说:“其实还是看需求的,有的俱乐部老板觉得我只要做好一两家俱乐部就可以了,那其实就没有这个运营管理的需求。但如果想要拓展业务,想要规模扩大的俱乐部,就需要引入这个系统,优化、提高运营的能效。”

目前的乒乓球俱乐部,约一半的营收其实都归教练,而俱乐部方面在去掉产地成本、器材成本等大块之外,利润率并不高。因此,提高教练的能效,扩大规模,确实能直接提高俱乐部的收益。

据介绍,全世爆的团队,不仅如咨询机构一样出售服务,实际上也会帮助俱乐部系统落实。双赢的点在于,俱乐部和其所带来的会员,对于全世爆的乒乓球用户数据库,同样重要。

围绕一个项目的产业版图,加拿大的冰壶产业,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例子。在加拿大,有上万家冰壶俱乐部,每家俱乐部有一支或多支冰壶队,俱乐部之间一起组织联赛,联赛运营从组织、招商、制作转播等方方面面都已相当成熟。而最终,加拿大参加冬奥会的冰壶队也从联赛中产生。

有上万家乒乓球俱乐部作为基数,全世爆确实有机会打造这样一个产业版图。目前国内各类乒乓球赛事不少,但大多各自为政,几乎没有联动。

一旦全世爆的系统把这些俱乐部链接起来,用户基数达到相应规模,完全有可能打造一个以乒超联赛为最高等级、下设数个级别、亦可包括学生赛事的大联赛。可以有升降级,可以给到民间高手们机会,最终去挑战国手们。而全运会设项群众乒乓球,显然也是一个直观目标——毕竟,哪个老大爷不想和樊振东一较高低,不想证明自己是中国最会打乒乓球的老大爷。

当然,这是产业版图的上限,对于方博和全世爆团队考验不小,系统引入、大量俱乐部优化运营,进而才能搭建产业版图,而版图成型过程中的组织能力和招商能力,更是进一步的考验。

在全民健身的大势之下,哪怕能够达成让更多人、更多次、更专业、更科学地参与乒乓球这项运动,也不失为一个有价值的“小目标”。

有了足够庞大的群众基础,进行专业运营,全世爆就能成为乒乓球产业的“拓荒者”,那么只要巨大的需求存在,就会吸引资本的注意力。而一旦资本进入,做大蛋糕,显然就存有挑战“大目标”产业版图成型的可能性了。

长年国家队艰苦的训练,只能赢不能输的“国球”强压,乒乓球项目对体力和脑力双重的考验,方博曾无数次想过,离开国家队的第一件事情,是要花三个月时间,去环游世界。

但现在,全世爆占据了他全部的时间。这一次,想做“开创者”的方博,非常认真。